打开APP,全本阅读

打开
A+ A-
A+ A-
时钟滴答滴答走着。
苏以沫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喉间发苦。
已经过了一周。
自从那天在书房不欢而散之后,陆寒琛再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这时,电视里主持人的声音响起:“据报道,由苏向恒和苏轻思负责的案件于昨日闭庭……”
苏以沫抬头看去,心中涌上些欣喜,那今天爸爸和姐姐应该都回来了!
想到这儿,她连新闻都没有看完,连忙起身匆匆回了苏家别墅。
……
站在熟悉的别墅门口,苏以沫深吸一口气,终于推开门。
刚进了别墅,却见苏向恒看着她,满脸怒意。
“你还敢回来?!”苏向恒发问着,握着拐杖的手气到发抖。
苏以沫知道父亲是为什么生气,她直接跪了下来:“爸,对不起。”
听到她的话,苏向恒叹了口气:“离婚吧,你嫁给陆寒琛不会幸福的。”
苏以沫身子一颤,哑声拒绝:“我不想离婚。”
闻言,苏向恒一气之下,抄起茶几上的茶杯砸了过去:“但凡陆寒琛喜欢你,我会拦着?你知不知道别人怎么说你,怎么说我们家的?你是非要把我这张老脸丢尽么?!”
茶杯在苏以沫的脚边碎了,滚烫的开水烫的她直发抖。
她却一声不吭,强忍着眼中的泪水。
苏向恒手中的拐杖用力敲了几下地,眼尾泛红:“你可真是选了个‘好丈夫’!连婚礼都给不了你!”
苏以沫听到他的话,眼眶也红了:“爸,我是真的很喜欢他。”
苏向恒沉默的看了她良久,才再次开口:“喜欢是一时,不能长久。这是我对你的唯一劝告。你既然打定主意选择了这条路,那就一直走下去别回头,这个家你也不用再回来了。”
苏以沫愣了下,不可置信:“爸,你说什么?”
“送客,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苏向恒转身上了楼。
苏以沫想跟上去,却被佣人拦住:“小姐,你走吧,或许等老爷消了气就好了。”
她看着父亲上楼的背影,也怕再说下去惹得他心脏病发作,只能先离开。
别墅的大门关上,苏向恒站在二楼看着,眼中满是复杂。
他没有想到,苏以沫竟会为了陆寒琛什么都不顾,这让自己怎么不气,不怒……
离开的苏以沫回到了陆家别墅。
她握着手机想了很久,还是给陆寒琛打去了电话。
可直到被动挂断,也没有人接听。
往复几次,苏以沫也明白了,他是故意不接她电话的。
她看着手机上从未接通过的电话号码,心中一阵发涩。
苏以沫走到沙发上坐下,就这么握着手机等了下去,一等就是一天。
窗外的夜漆黑的看不到星光。
这时,大门被人打开,陆寒琛走了进来。
想到今天父亲的话,苏以沫踟蹰了下还是开口叫住了他:“阿琛,我们办个婚礼吧。”
这样之后,爸爸也许能安心些,也不那么生气。
而陆寒琛闻言后停住脚步,转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是离婚婚礼,我就同意。”
苏以沫望着他冷漠的目光,心中一窒:“是结婚。不需要很大,只要将我们两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饭就好,行么?”
陆寒琛冷笑了声:“不行。”
他的话冷漠至极,拒绝的果断。
苏以沫眼带悲伤,无数的话堵在喉咙里说不出。
陆寒琛见她不再说话,转身继续上楼,却忽然想起什么,背对着她开口:“你知不知道你姐和委托人起了争执,被推下了法院高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