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全本阅读

打开
A+ A-
A+ A-
因为找到了“二椒”,明秀禾十分愉悦。
可是回到家后她才想起,别说做麻椒鱼肉所需要的鱼肉了,她就是油盐都没有!而且,她也没锅啊!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明秀禾有些挫败,但是看着晔儿打哈欠,知道他该午睡,便哄着他到床板上睡觉。
晔儿起初不太敢,但是后来大概想起娘亲的变化,壮着胆子爬上了床板,蜷缩在里面,怯怯地看着明秀禾。
“睡吧,娘不睡,娘给晔儿改件衣裳。”
她自己好几身衣服,决定改两身给晔儿穿。至于萧玄奕的,那只能容后再议了。
晔儿很兴奋地看着她穿针引线,但是到底熬不过瞌睡,很快沉沉睡去。
明秀禾取了一身衣服替他盖上,然后比划着他的身量开始裁剪缝制。
她做得如此投入,以至于萧玄奕走到面前她才察觉。
“呀,你回来了。”她觉得光线暗淡下来,抬头一看,惊得一针扎进指头里。
她一边把指头放到口中吮吸着,一边看着萧玄奕。
他还是赤着上身,黝黑的皮肤上仿佛泛着一层油光,胸肌腹肌清晰可见,线条紧绷,汗水顺着身体流进了裤子里……
他手上提着一口半旧的铁锅,半袋米,还有两个小坛子,明秀禾一眼就认出其中装的是豆油和盐。
“太好了!”明秀禾放下针线就过来接他手中的东西。
现在她的大菜,万事俱备,只欠鱼肉了!
萧玄奕松手,目光停留在床上的儿子以及她手上的那件衣裳上。
这个女人,难道真的是昨天被自己打怕了?
可是他那一下,本不是故意,实在是太过气愤才把她摔出去的。
没想到,有一天他萧玄奕会对女人动手。
“我不管你是真心悔改还是做戏给我看,”他冷冷地开口,“你都最好继续维持下去,否则……”
“否则你就休了我。”明秀禾狗腿地道,“我知道。嘿嘿,那个商量一下呗,能不能给我弄条鱼来?”
萧玄奕:“……休想!你别打鬼主意!”
他可不认为,明秀禾是想做鱼。
她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做的饭几乎不能下咽,而且她基本也不会做。
明秀禾看着他眼中的怀疑和嘲讽,脾气也上来了。
她都这么好商好量了,他竟然还这样!弄条鱼,她不吃,难道养着玩啊!
弄不来就说弄不来嘛!她去河边的时候看见河里很多肥鱼,这才尝试着开口,又不是她一个人吃,她不吃了!
她吃鸭蛋,蛋壳都不给他留一片!
今晚她做个麻辣鸭蛋!
明秀禾不理他,低头继续给晔儿改小衣裳。
她庞大的身躯,一套衣裳轻松给晔儿改两套,狗男人靠不住,儿子却是触动心底柔软的小天使。
萧玄奕似乎在屋里翻腾了下,然后出去了,片刻之后,屋外响起了磨刀声。
明秀禾想起猫头鹰说的那些话,顿时炸了。
说前身的时候她可以当笑话听,可是她做错了什么,萧玄奕竟然还想磨刀吓唬她?
真当她是吓大的啊!
明秀禾放下手中针线,杀气腾腾就出去了,准备撸起袖子干一仗。
总是一味示弱是不行的,她得让大腿知道,她也有脾气。
可是等她出门,就看见萧玄奕已经提着刀走远了,只留给她一个健硕的后背。
明秀禾靠着破门框很怅然,老娘已经列兵布阵,你不战而退?
她心里骂着娘,回来继续低头做针线。
她的针脚显然比萧玄奕要好很多,但是绣花这种事情,她也绝对做不来,所以想靠这个赚钱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果她有了本钱,或许可以做麻辣鱼片赚钱,肉太金贵,所以还是鱼现实些。
通过记忆她知道,河里的这些草鱼、鲤鱼,因为多刺且味腥,所以只是被穷人当食物,村里人吃得并不多。
所以这个生意,从成本上来说是绝对可以的。
刚开始肯定小打小闹,之后她可以扩大规模,但是这个方子太简单,如何握在手里还是问题……
等她有了钱,就带着晔儿走,才不要看萧玄奕这混蛋的脸色!
你让我滚,回头再想让我回来,不好意思,滚远了。
正胡思乱想间,她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抬头便看见萧玄奕左手拿着菜刀,右手拿着一根棍子,棍子的顶端削得很尖,上面插着一尾还活蹦乱跳,鳞片闪闪发光的肥美鲤鱼。
明秀禾激动地迎了出去,刚才的骨气也不要了,笑成了一朵花:“相公,我来了!”
萧玄奕把她从愤愤然到笑脸相迎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面如冰霜。
明秀禾不生气了啊,她看着这条鱼,什么都不气了。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鱼要去鳞。”萧玄奕冷声道。
“知道知道。”明秀禾笑嘻嘻地接过来鱼,看着他发梢还滴着水,“原来你是去捉鱼了。快进去歇歇,我做鱼去!”
误会了他,还怪不好意思的呢!
萧玄奕道:“我还要去铁铺,看好晔儿!”
“去吧去吧。”明秀禾摆摆手,心说等你回来,一定给你个惊喜。
“铜板看到了?”萧玄奕总觉得眼前的人似乎换了一个人般,所以多说了一句。
“在这里。”明秀禾拍了拍自己的腰。
呃,这一身赘肉,乱晃什么。
萧玄奕放下菜刀转身就走了。
明秀禾嘿嘿笑,原来他是特意回来送东西的,还帮她捉了鱼,这个男人,真不赖!适合搭伙过日子。
明秀禾很快清理好了鱼,片好了鱼片,剔除了骨头,虽然很舍不得油,但是为了试验效果,她还是狠狠心做了一锅麻辣鱼片,然后做了个小葱炒鸭蛋。
萧玄奕带回来的是小半袋糙米,她又做了糙米饭。
晔儿是被饭菜的香气馋醒的,尤其那锅喷香的鱼片,对他来说太过诱人了。
明秀禾笑了笑:“来,咱们先吃,给你爹留出来了。他半夜才回来,别饿坏了娘的小乖乖。”
可是一刻钟后,明秀禾笑不出来了。
她从来都不知道,晔儿会过敏,小嘴唇肿成了香肠嘴,可是就这样,小家伙还完全不在意,吃得停不下来。
“完了完了。”明秀禾在旁边都快哭了。
这下萧玄奕晚上回来,真能宰了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