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全本阅读

打开
A+ A-
A+ A-
傅西左靠在墙上白了他一眼,“你自己的种你自己不知道什么样吗?”
傅西右附和着点头点头。
傅晏城:“……”
他逼近了小包子一步,闻到了他们身上的味道,再看看两个小家伙嘴角边上没有擦干净的油渍,面色更重,“你们吃了什么?辣味这么重?”
两个小家伙皆是往后面退了一步,“都在肚子里呢,要不你抛开看看?”
傅晏城生气的将两个小包子给拎了起来,“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们,不准随便乱吃这些店里面的东西?现在你们是长本事了,不但逃学,还躲在这里偷吃!既然如此那便从现在开始回家关禁闭!”
傅西左的小脸沉了,傅西右的小脸也沉了。
将两个小包子塞进车中,傅晏城朝跟来的秘书冷冷吩咐,“去查一下那个女人什么来头,我要她的资料!”
“好的,傅总。”
……
第二天下班,吃了晚饭,哄睡了几个小家伙,洛南绯接到了好友余婉的电话,里面的人语气慌张,里面的声音也很乱,“南绯,南绯,快来救我!莱特酒吧209!!”
“发生什么事情了?”洛南绯问了一句,那边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就已经挂断了。
出事了?
余婉是洛南绯最好的朋友,这三四年来,余婉没少帮她带孩子,也是几个孩子的干妈。
洛南绯看了看几个小家伙的房间,晚上她请的那个保姆是不在这里住的,只负责他们的饭菜,应该没事。
洛南绯打开手机中的猫头软件,输入了余婉的电话号码,那上面显示出来了她现在所在的位置。
一路狂飙,洛南绯的车停在了一家酒吧的外面,低头看着手机,寻着上面的线路,停在了一间包间的外面。
这里是VIP包间,位置又在二楼,里面一定是什么大人物,也就只有那些有身份有名望的男人,喜欢欺负女人。
一路赶到莱特酒吧,洛南绯推开了电话中余婉说的那间包间的门,里面的几道目光朝着她望了过来。
“南绯!南绯!”余婉被一个男人按住了脖子,前面的玻璃桌子上放着一个极大的玻璃杯,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圆形的鱼缸,里面装满了浓度较高的酒液,而余婉的脸上很明显是被按进去过,有酒液在流动。
“这就是你叫来的救星!?”钳制着她的那个男人偏头笑了声,视线落在洛南绯的身上,眼底闪过一丝惊艳,也是一个错的妞呢。
“来!”他朝着洛南绯勾了勾手指,“让我看一看,你是怎么从我的手中将她救走的??”
洛南绯看了看满眼惊恐的余婉,目光逐一的从那些人的身上扫过,最后定格在了最里面单独坐在一张沙发上的男人,身形修长,气息强大,五官惑人,尤其是那一双漆黑的眼睛,像极了两个危险的漩涡!
这里面的人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但…她认识这个男人啊!
这不就那天要绑架那两个宝贝的男人吗?
好啊!
现在竟然穿的人模狗样的在这里!
而其余的估计是他的同党?
靠在门上,洛南绯挽起了清丽的笑容,指尖拨弄了下耳边的长发,“我说这位兄弟,你在跟我说这种话之前,是不是应该先问一问我的身份和我的来头,万一你们得罪不起呢?”
“得罪不起?”这是容辰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容辰玩世不恭的笑了声,“这凤城的女人我睡过不少,还真不知有哪一个是我得罪不起的,你确定不是在自爆家门的勾-引我?你到是说说你有什么身份和来头?说出来看看能不能吓死我?”
“傅晏城,认识吗?”洛南绯神色淡然的报出了一人的名字。
傅晏城???
包间里的几个人脸色变了变都懵了,都不约而同的往最里面的那道身影上看了眼,搞不懂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
瞧着这几人脸色变了,洛南绯挽起唇角,朝着被容辰按着脑袋的余婉走了过去,抓住了她的手腕,偏头朝容辰笑道。
“我啊!他老婆!”
几人:”……“
他们以诡异的目光看着洛南绯,而坐在最里面的男人则是眯起了那双漆黑的凤眸,他老婆?
呵!
趁着那几人失神的劲,洛南绯将余婉拉了起来就要离开,容辰反应过来,伸手去阻拦,却被洛南绯抓住了手腕,那力道让容辰错愕。
“如果不相信,你尽可以打电话去问他,,但现在,别浪费我的时间!”
她松开容辰的手,径直带着余婉离开了包间。
容辰呆愣愣的看着她们离开,再一看他的手腕上,竟然留下了几根手指印,那个女人她…好像不简单!
傅晏城吸了口烟,冷冷的笑了声,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你怎么能吹那种牛呢?就算是救我也不行啊?你不知道这凤城是谁的天下吗?万一传到傅少的耳朵中,我们还要不要活了?”余婉差点没有被洛南绯在包间里面的话吓死。
“不吹怎么救你出来?”洛南绯拉着余婉加快了出去的步筏,从进那个包间开始,那个男人就一直在盯着她,现在出来了,那目光依旧盯在她身上。
那人跟着她出来了!
“别走那么快,别走那么快啊!”余婉一手捂着眼睛,有酒液滴了进去,她现在很不舒服!辣眼的很。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什么意思啊?”
几乎是洛南绯带着余婉刚出了酒吧,傅晏城便到了门口,只是他要再往前走时,被几名警察给拦住了。
“不好意思先生,请您跟我们回警局一趟,有人举报您涉嫌绑架儿童!”
傅晏城:“……”
路边上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开过的同时,里面的女人又一次的朝他比了个中指!
傅晏城脸黑,走着瞧!
……
“我不要!我说了我不要!你没有权利管我!快让他们放我和弟弟出去!”
“小少爷,小少爷您就休息一会儿吧,这砸坏了东西不硬事,万一受伤就不好了您说是不是?”
“要你管啊?滚!”
傅晏城坐在沙发上,长指捏着眉心,“打电话让心理医生过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