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盛世甜婚我的薄爷太甜了全本免费薄西琛季念可小说第44章全文试读

发表时间:2020-11-17 09:10     编辑:枕边小说网
盛世甜婚我的薄爷太甜了

很喜欢《盛世甜婚我的薄爷太甜了》这部小说,薄西琛季念可实力演技派,情节很吸引人,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环环相扣,很不错的,顶你!

作者:念可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盛世甜婚我的薄爷太甜了》 小说介绍

盛世甜婚我的薄爷太甜了(薄西琛季念可)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读过的人,都懂。 因为爱情让我动容,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 因为爱情不是推让,爱情不是顺其自然,爱情就是需要强硬,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 这女人,让人惊喜她出场势必到哪都引起一片瞩目。比如像今天这种黑大衣,黑发,正红色嘴唇的look,怎么看怎么冷艳、高贵。偏偏这种拒人千里外的高贵气质中,还有三分妩媚,勾引优质男人才有的那颗想要征服的蠢蠢欲

《盛世甜婚我的薄爷太甜了》 第44章 免费试读

这女人,让人惊喜
她出场势必到哪都引起一片瞩目。
比如像今天这种黑大衣,黑发,正红色嘴唇的look,怎么看怎么冷艳、高贵。
偏偏这种拒人千里外的高贵气质中,还有三分妩媚,勾引优质男人才有的那颗想要征服的蠢蠢欲动的心。
邵东风趴在那里。
看不清人,闻到了一股深邃厚重的tomford午夜兰花香水味。
“小姑娘,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接男朋友就一边看着去!”
一个声音粗嘎的男人。
念可不为所动。
“要怎样,你们才愿意放走他?”
邵东风趴在桌子上,已经被弄得半死。
虽然不见拳脚不见血,
但是这种程度的强行灌酒,也跟暴力无异了。
“这小子跑到我们的地盘上闹事,那就只能给他一点苦头尝尝。”一个人说,大拇指痞痞地擦了擦嘴唇。
“他游戏玩不过我们,所以要罚喝酒,我们可不
是故意灌他的。”
美人,总是无论做什么,都多少会得到一点优待的。
就比如,因为是季念可站在这里,他们才会给她解释。
她斜头看了一眼桌子上半死不活的男人。
她需要邵东风。
全国唯一一位,有可能战胜金正的律师。
所以,就算是以身犯险,也只能倾力一试了。
“我替他。”
三个字出来,她自己也知道已经把自己卷进去。
可是没有办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要取得邵东风的信任,必须自己也得拿出一点诚意。
何况,如果今天她不插这个手,这个男人,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那几个人似乎很是乐意看到她的加入。
一个个哈哈大笑,拿起手中的牌,哄闹一片。
“女人,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赌场里三年以上的赌徒。你不该把自己置于危险。”
“既然已经决定好了,那就不要后悔!我们不会因为你是女人就让着你!”
“我不需要你让着我。”
季念可眉眼寂静。
手抚着桌子慢慢坐下来,眼睛始终看着对面那个耀武扬威的魁梧男人。
女人十指漂亮地洗牌,动作流畅,凌薄美艳。
“玩什么,你告诉我规矩。”
“桥牌,你会吗?”
念可玩过桥牌。
它是一种高雅、文明、竞技性很强的智力性游戏。在2012年甚至被纳入夏季奥运会的表演项目。
念可小时候在薄家做智力游戏的时候,跟别的小朋友对战过几局。
但也只有几局,顶多说的上是接触过,跟这些天天混迹在夜场里,手段丰富的老油条们当然没得比。
说到桥牌,她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薄西琛和。
据说他的桥牌水平才是真的登峰造极,14岁时可以一个人击败一整个当时日本最精锐的桥牌训练队,被日本当时的媒体誉为“神童”。
“有点忘记了,你说,我记。”
“好,那我就先教你一局。”
念可看着对面出牌。
与她一起对战的,就是已经喝醉的邵东风。
邵东风看她的眼神很鄙夷。
这种长相精美的女人,而且还是豪门里的女人,在他看来,通常都没有什么好用的脑子,他通常都不太看得起。
不过,现在也实在没人跟他玩。
“我警告你,一会,可别把我坑得太惨!”
念可没有理他。
她只是微笑整理手中的牌面。
虽然目前是有求于他,但是,她的高傲,永远不会在另一个人面前过分低头。
桥牌游戏开始了。
一开始,念可出得很慢。
一张牌经常都要思考好久,她没有怎么玩过这种游戏,对面的人又攻势十足。
她每次出牌都要思考半天才能出下一张牌。
那几个等着看好戏的男人一下子就不耐烦了。
“哎,你这个女人能不能快点?!”
“就是,慢死了啊!女人就是磨磨叽叽的,以后再也不跟女人玩了!”
“女人就是麻烦。”
那群五大三粗的汉子喝完酒,面红耳赤地在那里说。
念可确实出得很慢,好几次,都要思考好几分钟。让人都怀疑她到底会不会出牌。
以至于她一旁的队友邵东风都有点不耐烦了。
“喂!你到底会不会玩?不会玩你别来捣乱!”
念可不为所动。
女人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继续慢悠悠出着牌。
念可也不是故意把牌出得慢,一身黑衣的女人秀眉紧凝,指尖拈着牌,绯红的唇微微抿着,神情看上去就是十分认真。
实在是太久没玩,手很生。
第一回合,大概玩了中偏长的时间,念可和邵东风这边就有点守不住了。
最后,念可看了一眼手中剩下的牌,眉眼平淡,摊开。
“我输了。”
“哈哈哈哈哈哈!小妞!早跟你说了吧!我们男人的战场,叫你别瞎掺合。”
还好第一回合只是试玩,并不用按照赌局把桌子
上那十几瓶洋酒都喝完。
这也是她为什么留在这里的原因。
他们要邵东风一个人喝掉这么多酒,无疑是要拿走他的命。
男人的战场就是这样野蛮和残酷的。
他们看女人不说话,哄笑一片,都以为她知道怕了。
“再来。”
可是,谁知道,没过多久,她就重新叠起了手上的牌!
这一下,却是那些大老爷们懵住了。
“卧槽?还来?”
“这娘们怎么回事,不会还来劲,玩上瘾了吧??”
“我们是不是低估她了??都说女人酒量很好的,她不会就是故意来骗酒喝的吧??!”
“你傻呀你!”说这句话的人一下子被拍脑门。
“你哪只眼睛看得出她是骗酒喝?你看看你一个月的工资能买得起她身上哪一件东西??这种女人犯得着在这里讨酒喝??”
“也对哦…”
那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在那里闲聊。
念可无暇理会他们,新一轮的战局开始,这一次,她出牌一点点快起来了。
甚至,都不用思考,一秒钟就能出牌。
这速度让那些资深赌徒都看得目瞪口呆,
倒是她对面那个号称港市桥牌第一人的大老爷们,被她打得一边抓耳挠腮,一边拿着手里的牌,冥思苦想,打不出来。
我去,这个女人,怎么回事?
一下子开窍了?
“徐老三,你快点啊!”
“就是,别被一个小娘们给比下去啊!”
“慢死了慢死了!真是出牌比女人还慢,笨死了!”
“都给我闭嘴!”
那两个负责跟念可和邵东风对战的男人真是一脸的黑线。
满头大汗,手都在颤抖。
我勒个去的。这个女人是魔鬼吧??上一局还什么都不会,现在比老司机还老司机?
他们绞尽脑汁出了一张牌,马上又被她一秒钟堵
死。
“你输了。”
徐老三:“…”
简直有毒。
“再来。”念可再次推牌,重新开局。
“………”
众人全部汗颜。
然后,就是亲眼看着这个女人怎么吊打他们整个队伍。
本来,所有人都觉得她的胜利只是一场巧合。
可是几局下来,就连一开始在她旁边也不怎么看的起她的邵东风也傻了。
他目瞪口呆看着她一张接着一张出牌,看起来连思考都不用。简直就是开挂了好吗!
所有人的嘴巴张得像鸡蛋那么大。
“再来。”
“…”
“沃日,这臭娘们还玩上瘾了!”
“是啊,停不下来,这么多酒我们怎么喝??!”
“能不能叫徐老三别玩了啊!这么多酒,几十万
块钱啊!!喝下去我要死的,我老婆会打死我!”
局势一下子逆转。
连邵东风都觉得爽,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了。亢奋地冷嘲热讽他的两个对家。
“你们出牌好慢啊。”
“居然打不过一个新手,还桥牌第一人呢,也太菜了。”
“弱鸡。”
徐老三听不得嘲讽。
这么一被讽刺,一分心,一下子打得更烂了,
没过多久,他果然又输了。
他现在酒喝下去已经把肚子撑的球一样圆。
原本看起来有点凶悍的男人,此时简直又搞笑又呆萌。
“不…不喝了,不玩了…嗝,老子要被你这个娘们给玩死了…”
“你你你,你是魔鬼吧?怎么女人这么恐怖的…”
念可一言不发,还是文静乖巧地坐在那。
“喂,你是谁啊?”
就在这时,有人开始怀疑季念可的身份。
从她不凡的气质、穿着,还有这样高素能的智力,有人也是多半猜出了她的来历。
“你是港市哪家的千金?嘿嘿,说出来,让我们这些下等人也见识见识啊!”
“啊?原来是哪位富家小姐吗?”
念可听到这群三教九流的人对自己的议论,神色微微凝重。
在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最忌讳,就是透露出自己的财富。
水墨画一样的眉眼沉下来,她找个机会,想要走。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
一个人走出人群,嘿嘿地笑。
“美女,你去哪?交个朋友呗。”
那人也是喝了不少酒,所以整个人都有点上头,说话也没轻没重了。
“到底是名媛阔太太,还是专门来酒吧钓凯子的?”说话的那个人是个中年男子,气质还算儒雅,头发也是浓密的,但是身材发福。脸颊醉酒发红,“我就喜欢你这样聪明的女人,这张卡,每个月额度五万。你,跟我,怎么样?”
那人好像还是有点来头,念可匆匆看一眼,就看到了他身边跟着的两个保镖。保镖们虎视眈眈。
女人笑笑。低眸看了眼那张指着自己鼻子的信用卡,却没有接。
“这位先生,这是准备强行绑人吗?”
她看了一眼他身后的两个保镖。

盛世甜婚我的薄爷太甜了
盛世甜婚我的薄爷太甜了
念可/著| 现代言情| 连载中
盛世甜婚我的薄爷太甜了(薄西琛季念可)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读过的人,都懂。 因为爱情让我动容,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 因为爱情不是推让,爱情不是顺其自然,爱情就是需要强硬,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 念可她是整个媒体界最想要毁掉的女人,她不仅高雅,智慧,集万千闪光点于一身,更是在五岁的时候,就被母亲推进了豪门,成为了一个豪门阔太。薄西琛他是一个权势滔天的男人,但是却不料,就是这样的一个人...